热点新闻| 时政报道| 国内国际| 社会万象| 军事新闻| 国防资讯| 关注民生| 教育之窗| 出国留学| 求职招聘| 娱乐八卦| 旅游景点| 体育趣事| 特色美食| 房产家居| 民俗风情| 财经新闻| 金融证券| 慈善基金| 爱心公益| 婚庆婚嫁| 健康养生| 汽车频道| 人文历史| 投资理财| 法治聚焦| 科教文卫| 情感专栏| 维权消费| 摄影天地| 科技发展|
黄之锋获刑 周庭痛哭 华春莹用一句话回应_热点
时间:2020-12-04  来源:  作者:滨江新闻网

(原标题:黄之锋获刑,周庭痛哭……华春莹用一句话回应)

今天,反中乱港分子黄之锋、周庭和林朗彦在香港西九龙裁判法院出庭接受判决。三人早前已承认被控罪名,今天分别被判处13个半月、10个月和7个月有期徒刑。三人即时入狱。

在今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,有日本记者就此事提问,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微笑着用一句话回应。

黄之锋被判13.5个月

周庭获刑后低头痛哭

据香港橙新闻报道,裁判官王诗丽宣布判刑理由时指,在骚乱等大规模公众活动日益增加的情况下,本案案情更加严重,伙同犯案比单独犯案更严重,有人善于言语,有人精于部署,有人负责后勤。她说,黄之锋以包围警察总部为目的,挑战警方权威,集结历时15小时,9000人包围警总,形容规模大、时间长,黄之锋积极扮演领导人角色,统筹示威者诉求;周庭从旁协助,积极参与集结。

王诗丽表示,判刑需具阻吓性,避免有人有样学样,需要反映法庭维护公众秩序的决心,即时监禁是唯一选择。黄之锋被判入狱13个半月,周庭被判入狱10个月,林朗彦被判囚7个月。

被告之一的周庭明天踏入24岁生日,干犯本案是首次被定罪及入狱。她闻判后,在犯人栏内低头痛哭,申请保释等候上诉也被法庭驳回。由于终审法院日前裁定惩教署规定男性囚犯头发必须“尽量剪短”的常规令,构成直接性别歧视,有消息指惩教署或会一视同仁让男女囚犯同留短发,故周庭入狱期间,或有机会须剪短头发。

据港媒报道,法院外有市民知悉3人被判囚后开香槟庆祝。

去年6月21日有反修例示威者包围香港警察总部,堵塞出入口、涂鸦外墙等,到凌晨散去。庭上早前播出多条新闻片段,包括显示黄之锋呼吁包围警总、拒绝警方谈判专家,林朗彦用扩音器叫口号、周庭身处现场等。

华春莹微笑回应

黄之锋等被判刑

而在今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,日本广播协会(NHK)记者就黄之锋、周庭、林朗彦涉非法集结案被判刑提问。

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微笑着,用一句话回应:“我想这不是外交问题吧。”

这句简短有力的回应

赢得不少网友叫好

“这是我们国家自己的事!”

↓↓↓

此前报道:

"港独"黄之锋当庭认罪 但直到收押前一秒还在"埋雷"


黄之锋主动认罪,既博取了乱港分子们的同情,又暗示他们在外面继续搞事,活脱脱一个“乱港戏精”。

|作者:淘小淘 阿晔

|编辑:阿晔

|编审:章书 劳灵格 苏苏

11月23日上午,香港西九龙裁判法院,黄之锋当庭认罪。

作为已解散的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前秘书长,黄之锋与该组织前主席林朗彦及前成员周庭,涉嫌于去年6月21日鼓动支持包围香港警察总部。3人分别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、组织未经批准的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罪。

一个备受关注的细节是,案件虽押后到12月2日进行宣判,但从11月23日起,黄之锋等3人就被即刻关押。这一次,“警察抓人,法官放人”的情况没有出现。


当天,#黄之锋认罪#的消息迅速冲上热搜,话题累计阅读量至今已达2.8亿。众人拍手称快,在评论里刷屏“罪有应得”“期待严惩”……

与此同时,也有不少人发出疑问:3个多月前,黄之锋还咬死不认罪,如今突然认罪,背后在打什么算盘?

这个疑问还萦绕在人们心头,没成想昨天夜里,黄之锋的社交媒体账号发文称,黄之锋现在被关在医院的单人囚室,因为惩教署通过X光片发现其肚子里有异物。检查程序需3到5天,直至程序完成前,他都必须要被单独收押,且期间不准“放风”,除探视时间外,其余时间都要呆在囚室内。


·黄之锋、林朗彦戴着同一副手铐抵达收押所。图自港媒“橙新闻”。

认罪不过是权宜之计

其实,黄之锋认罪是深思熟虑的结果。

11月22日晚,他在社交媒体上发文,表示自己在咨询律师意见后,决定承认所有控罪。

不过,次日开庭时,他还是否认了一项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罪,并获控方“不提证供起诉”,等于变相撤回一项控罪。

承认了其他两项控罪的黄之锋,随后与承认所有控罪的林朗彦被扣上了同一副手铐,由囚车送至荔枝角收押所。两人下车后,还“手牵手”向对面山头的摄影记者们张望。


黄之锋终于被关进去了,不少人也注意到了此次审理他的法官——王诗丽。

据悉,此前王诗丽在审理一起乱港分子的案件时,就拒绝了被告想通过“感化报告”减轻刑罚的要求,直接判处被告监禁。2017年,曾参与非法“占中”、还在香港立法会纵火的杨逸朗,同样是由王诗丽审理后获刑两年。

王诗丽曾公开喊话示威者,用违法方式表达不满,唯一的后果就是受到法律制裁,因为没有人可凌驾法律。

据港媒爆料,乱港分子们对王诗丽恨之入骨。黄之锋也在上法庭前提到她,说自己遇到王法官得做好“心理准备”。


·王诗丽

此外,香港国安法已经实施,强力震慑“港独”,黄之锋选择认罪或也与此有关。

就在香港国安法正式生效前几天,他与父母趁着夜色偷偷搬了家,但显然他不会因此逃脱法律的制裁。在这个时刻,如何保全自己自然成为他的当务之急。

有分析称,他可能想用认下较轻罪名来躲避香港国安法的严惩。根据香港现行法律,如果“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”罪名成立,黄之锋最高面临5年监禁,而违反国安法的后果是“10年起步”。黄之锋事先咨询过律师,恐怕也觉得与其罪加一等,不如先认个轻点的罪名。

认罪不过是黄之锋的权宜之计,虽然人进去了,但其“乱港之心”没死。直到被收押前一秒,他还在努力“埋雷”——

先是开庭前一天,他用一贯的伎俩在社交媒体上“带节奏”,先说自己会认罪,随即又开始卖惨,表示即将入狱“心情不免还是会有点忐忑”,最后更不忘散播老一套煽动分裂的言论,还大言不惭说自己是在“分担香港人这族群要承担的苦难”……

庭审当天,被判立即关押后,他又卖力表演了一番,举手向法庭内的乱港支持者喊道:“各位顶住加油,知道各位外面更加辛苦,努力。”

以前黄之锋给人的印象,从来都是“死道友,不死贫道”,鼓动别人往前冲,自己在后方喊“加油”。这次主动认罪,既博取了乱港分子们的同情,又暗示他们在外面继续搞事,活脱脱一个“乱港戏精”。


“乱港戏精”

黄之锋的确是乱港分子中的“戏精本精”。

去年,“反修例”风波爆发时,他的各种迷之操作已经臭名昭著了。招致诸多骂声后,他却没有收敛,近一年多里依旧如“戏精”附体一般,而他的招数同样还是老一套——

第一招:卖惨。

他参选立法会议员被裁定提名无效,写长文自述“委屈”,然后话锋一转开始搞众筹,号召网友捐钱支持他。

支持的方式就是订阅他众筹网页上的文章,收费以月为单位,金额分为10美元(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)、50美元、150美元、1000美元4个级别,会员按照缴费级别分别可获取不同的内容,最贵的1000美元/月可以获得“一对一视频交流”……香港网友骂他“脸皮真厚,又来骗香港人钱”。

隔着屏幕,黄之锋根本不在乎骂声。不过不久后,他去公园遛狗时就被人指着鼻子当面骂了。对方用手机对着他进行拍摄,并指责他“搞乱香港”。

他立马在网上发文叫屈,结果网友留言表示:“自己检讨下,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那么恨你!”


黄之锋常用的第二招:碰瓷。

从台湾娱乐明星到美国NBA球星,甚至韩国总统文在寅这样的政坛高层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黄之锋碰不到的“瓷”。

周杰伦在社交媒体上发文为台湾受虐儿童发声,黄之锋硬生生将这则帖文贴上了所谓“周杰伦为香港警方‘虐待’的孩子发声”的标签;

NBA球星勒布朗·詹姆斯在美国“黑人之死”事件后频频发声,对种族歧视进行抗议。黄之锋接连发文,diss詹姆斯“只会在美国大声疾呼”,却对中国的事情保持沉默;

他还叫嚣韩国总统文在寅,希望对方“能更多地表明立场”……

只不过,如此跳梁小丑高估了自己,有识之士岂会理睬他?




·被黄之锋“碰瓷”的人数不胜数

黄之锋还有第三招:阴谋论。

他不断在海外社交媒体上抹黑中国内地,还诬称香港国安法施行后香港遍布“秘密警察”,“近来越来越多的香港人被不明人士跟踪”。

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他又一直对内地援港抗疫的举措大加污蔑:先称“中国(内地)实验室正收集香港人DNA”“DNA会被送到新成立的国安机构”;到了香港普及社区检测计划即将结束时,又污蔑香港特区政府“会利用疫情拓展社会监控”;他还造谣“‘健康码’实施后会出现各式各样的数码监控”,并说“反监控”将会成为未来一条重要战线,“‘健康码’将是下一个战场”。

今年8月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了一篇题为《“乱港戏精”们,少给自己加戏》的评论,直接点名黄之锋,“如此信口开河、无中生有,真是让人怀疑他们莫非得了‘被迫害妄想症’?”

香港网友此前的评论同样一语中的:“做的坏事多,所以什么都担心!”

分析人士则认为,黄之锋等人频频玩弄“政治揽炒”的把戏,主要目的就是打击香港特区政府的威信、损害中央政府的形象,同时挑拨离间香港民众对祖国的感情。为了达到这些目的,他们可以不择手段、不讲底线、不守法律。


一步步病入膏肓

作为1996年出生的年轻人,黄之锋算得上是香港回归后的第一代,却在反华势力的培植下,成长为反港乱港的一枚棋子,一次又一次因参与、煽动、组织乱港活动被捕。

年仅14岁时,他便以学生代表的身份,召集了一个名为“学民思潮—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联盟”的组织。“德育及国民教育科”是特区政府当时正打算新增的一个学科,目的是加深学生对祖国的认同感和国民身份的自豪感。黄之锋却以该学科与现有科目有重叠、会加大学习压力为由带头反对。

对这个热衷于政治运动的未成年人,香港社会起初表现出极大的宽容。2012年8月底,时任香港特首梁振英向黄之锋解释了政府立场,并邀请他加入“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委员会”。结果,黄之锋不仅强硬拒绝,就连梁振英两度伸过来的握手都不予理睬,事后还向媒体声称握手是作戏。

也正是从那时起,他成为反华势力的“栽培对象”。


2014年,香港非法“占中”事件中,黄之锋作为组织者之一,不遗余力地“冲锋陷阵”,最终在11月26日的旺角清场行动中被捕。27日早上,他被押解到九龙城裁判法院,被控阻碍公职人员罪,但获准保释。27日晚,刚出法院的黄之锋就在香港繁华地带登台讲话,煽动非法“占中”者继续留守。


·2014年11月26日,黄之锋在清场行动中被捕。

此后这些年,黄之锋的人生轨迹就是在“组织乱港活动—被捕—保释或坐牢”中循环——

2015年7月14日,黄之锋又进了警署。这次跟他一起的还有另一名乱港分子罗冠聪。他们因非法“占中”期间在中联办外焚烧《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》白皮书,在律师陪同下到西区警署接受预约拘捕。两人分别被控阻挠在正当执行职务的警务人员罪,结果再次获准保释。


·黄之锋(右)与罗冠聪

2016年,黄之锋组织了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,并因非法“占中”期间冲击特区政府总部,被控非法集结等罪,却只被判80小时社会服务令及缓刑,引发外界强烈质疑。2017年8月,香港高等法院改判黄之锋监禁6个月。


·黄之锋(左)入狱后剃头照

2019年6月,“反修例”事件让这一切到达了顶点。6月17日,一群示威者在立法会前集结。当天恰逢因藐视法庭而入狱3个月的黄之锋刑满释放。他一出狱就赶到立法会大放厥词,要求特首林郑月娥“问责下台”,并称大规模游行“陆续有来”。

……

几乎没有例外,每次刚从法庭或监狱出来,黄之锋又马上开始新一轮的乱港策划。

去年8月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接受《环球人物》记者采访时分析称,外部势力在香港年轻人中培植了三类人,第一类是“政治明星”,第二类是“青年代表”,第三类是“勇武暴徒”。

黄之锋属于其中的第一类。他一步步被培养成如今的“魔样”,早已“病入膏肓”。

2020年6月30日,香港国安法正式实施。当天,黄之锋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辞去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,并退出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。从那时开始,黄之锋离他最终的“归宿”越来越近。现在,只差最后一步了。




上一篇:省级大员调整密集 今年来10省份省委书记换人_热
下一篇:没有了

(作者:滨江新闻网)

最近更新

图文资讯

热门推荐